龙腾小说网 - 同人小说 - 【恋与深空】短篇合辑在线阅读 - 【恋与深空】夏以昼见不得光(下)(H)(还没写完)

【恋与深空】夏以昼见不得光(下)(H)(还没写完)

    见不得光又如何,暗处的荼霏最妖冶。

    淡淡的巧克力味满盈整个衣柜,半遮半掩的柜门藏不住含苞的暗香。

    是你主动的,也是你威胁夏以昼的。

    现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是你,浑身颤抖叫他别动的也是你。

    「呜……她们骗我!」你特别没志气地在那里哭哭啼啼,「到底是谁说完全没感觉的……」

    夏以昼向来是见不得你哭的,单手托着你,温柔地用指腹为你拭去泪水。

    刚才他退一步说如果前戏充分的话就做,结果你一定要硬来。

    他怕你太大声会把早睡的奶奶引来,就答应试一次。

    「我们停下好不好?这次先不做这种事……」夏以昼好声好气地劝你,即使他也忍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「我不!」你有时候犟得要死,吸吸鼻子倔强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「你想想办法……你是哥哥。」

    哭笑不得的夏以昼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,凑过来亲亲你的脸颊。

    他是哥哥,是啊,正因为他是哥哥。

    喜欢上自己的meimei已是背德,他也确实给自己立下过规矩不碰未成年的你,但也不是没有肖想过。

    如果是未成年的meimei,这种情况要怎么处理——

    「我可以吻你吗?」夏以昼一本正经地问你。

    你点点头,之前你都是直接强吻他的,他亲之前还征求你意见显得你做派特别下流。

    不过他如果跟你一个作风,恐怕就是成年哥哥诱骗未成年meimei,怎么看多少都往刑法上靠拢了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吻在你的嘴角,然后才是嘴唇。

    和你亲他的莽撞不同,夏以昼显然克制得多,啃噬的动作都是温柔的。

    你逐渐放松下来,享受他的亲近。

    学着夏以昼的样子,你试图给他回应。

    迎接你的不再是那种浅尝辄止的吻,是陌生的、热烈的,是和他露出的平静表象截然相反的东西。

    带着欲望,带着掠夺,充斥着无处宣泄的感情对你进行围剿。

    这个瞬间你似乎才窥探到他那隐忍深沉不见底的感情。

    仿佛明白了他的欲言又止、他说一半又吞回去的话,和那不曾也不能言明的情愫。

    一并隐藏在暗处,蜿蜒着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沉醉在接吻的甜蜜中,突然被摸了大腿和后腰,你唇齿间溢出呻吟。

    「抱歉,忘记问了……」夏以昼又亲了亲你,「可以摸摸你吗?」

    你主动抚上他的侧脸,从他的眉角一路吻到下巴,「可以,都可以。」

    全身都软绵绵的,使不上力气,你身上的毛绒睡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……?

    「哥……好热。」你在他耳边小声抱怨,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,「我想把睡裙脱了。」

    夏以昼没有说话,却因为你的撩拨有些晃神,手上托住你的力道松了松。

    你整个人往下一沉,深入的异物感和带着润滑的摩擦让你甜腻地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「痛吗?」他暗哑着嗓子问你,眸色深沉。

    「有点胀……」你略微皱着眉调整呼吸,「不痛,没关系。」

    他笑得温柔,跟你额头相抵,说你从小就不怎么会撒谎。

    「我、我只是有点不习惯……」你嘴上还在逞强,抱着夏以昼的手臂倒是又收紧了些。

    他的轻笑带着guntang的气息扑在你耳边,你趁机又偷亲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「可以了,我自己来。」你拍拍他一直支撑你重量的手臂。

    夏以昼有些不放心,但还是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,然后看着你在他怀里缓缓下滑。

    刚才只是顶端进来就让你痛到哭出来的东西,现在正一点点地被你吞入身体。

    有点痛有点胀,是可以忍受的程度,好像还有点热热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其实你早就湿得一塌糊涂了,只是第一次你们都没有经验,不确定到什么程度才可以进行下一步。

    如果交给夏以昼判断,恐怕这个时间还会被延长。

    「慢点。」他总是这样,比起考虑自己,会更在乎你的感受。

    「哈啊……」完全贴合的时候你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被刺激到了哪里,或许哪里都是刺激。

    你颤抖着夹紧了他,有些不知所措,无助地叫夏以昼的名字,你不知道自己怎么了。

    快感从下身的连接处传来,明明你们才刚开始,但你就是瑟缩起身子,控制不了地扭腰摆臀。

    你想摸摸他,你想抱抱他,你想亲亲他。

    「夏以昼、呜……夏以昼……!」

    你在祈求他,虽然你也不知道自己在祈求什么。

    夏以昼任凭你胡乱地在他身上留下痕迹,只是唤着你的小名,一遍又一遍地安抚你。

    他的meimei不知道自己高潮了,所以很害怕。

    没关系,他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会让你一个人。

    偶尔夜深人静夏以昼一个人解决需求的时候,脑海中会闪过你的脸,所以他一直知道。

    他的喜欢生来就带着原罪。

    如果不想着你念着你,根本平复不了。

    你整个人瘫软在他身上,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自己从轻飘飘的云上落回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你没脸看夏以昼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直到你敲门请他帮你吹头发的时候都还把他当哥哥看待的。

    执意威胁哥哥对未成年的meimei出手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其实你跟他半斤八两。

    都有罪,但做了,就不后悔。

    「刚才……舒服吗?」夏以昼问你的时候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。

    结果你又被顶到敏感处哼唧起来,「唔……别,等一下……」

    被温柔地抚摸和轻拍,你渐渐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「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舒服……」

    你回答的时候很不好意思但又忍不住偷瞄他。

    「但我们如果能一起舒服的话,会不会更——嗯……」

    一个很深的吻,夏以昼甚至按着你的后脑不让你逃。

    从这个瞬间开始,他不再是你温柔好脾气的哥哥,况且你要的也不只是哥哥。

    而是那个与你一同偷食禁果,一起承担后果的共犯。

    自从他开始小幅度挺动下身,你的意识就逐渐模糊,快感侵占了本能压倒了所有理智。

    你下意识地随着他的动作娇喘呻吟,又想起你们不能闹出什么动静,咬着嘴唇默默忍耐。

    「我房间离得远。」似乎是知道你在担忧什么,夏以昼故意用了点力,迫使你忍不住叫出声。

    被调动起来的你很快兴奋地跨坐在他身上自己起落,穿着的毛巾料过膝袜帮了你大忙,完全不怕磕到腿。

    夏以昼感觉还挺享受,他完全不介意主动权在你这里。

    会认真地看着你,也会配合你的节奏。

    只是会牵住你的一只手,不让你离他太远。

    不想这么快结束,所以你每次感觉自己快到临界点的时候就会放缓动作,稍微平复几秒。

    这次你刚想如法炮制,却被他捉住腰小幅度地磨蹭几下。

    你顿时腿一软跌坐在夏以昼身上,捂住嘴却还是不小心发出了呻吟。

    「果然是这里——」

    他接过主导权,开始讨你欢心。

    「要是还有其它喜欢的地方,记得也告诉我。」他怜惜地吻在你的发间,「表现出来也可以。」

    你仰面倒在他的衣服堆上,还穿着那条睡裙,虽然裙摆已经卷到了腰上。

    「不行,哈啊——会弄脏你衣服的……」

    可你现在被快感逼得无所遁形,自身难保无暇顾及那么多。

    「要完全悬空也是可以的。」他暗示你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,你喘息着在脑海中搜索骂他的词汇。

    不料一下子被顶到了最深处,你顿时噤声,难耐地摆头,微微颤抖着身体。

    夏以昼架起你的两条腿,手掌抚过的同时不着痕迹地把你的过膝袜用指尖勾了下来丢到一边。

    刚才跨坐在他身上的时候消耗了你太多体力,现在的你似乎只有任他摆布的份。

    你突然意识到好像被哥哥算计了。

    (还没写完,过几天补,明天开始有事要处理,所以先放出来)

    【TBC】